上海等勢線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 簡稱為ETW,或ETW國際

可能“模塊化”的世界經濟

書上說:“世上之事早已存在,你做的不過是在重復過去,不同的只是方法和形式不同”,人類走了幾十年的全球化、隨美國大選結果、這個正在“全球化”的世界可能轉向“模塊化”掉頭回轉、漸漸回到起始之處;全球化注重了把“稀缺的資源達到更有效的配置”、而忽略了財富和商品的分配,結果導致了世界性的貧富差距變大,全球化導致發達國家的產業空洞失業率上升,全球資本流動加速使一些國家產生泡沫發展,金融系統以及產業平衡受到了破壞,部分中產階級跌入貧困,這給注重就業率的美國和部分發達國家帶來巨大的沖擊,不難看到在美國和歐洲的一些國家、經常發生反全球化的游行示威;全球化的真正推手是資本,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揭露了資本的“邪惡”與索取利潤的剝削能力,今天、人們也看到“得資本者的天下”的例證;世界資本游戲大都從華爾街開始、或來自猶太組合,資本透過無數層迷霧般的投資再投資、使得人們無法看穿真正的資本幕后人;貨幣已經是這些人的武器,他們看準市場,通過人文、媒體以及看不見手等立體操作,利用實業與資本并行能迅速吃掉一個市場,甚至一個國家;縱看歷史上輝煌過、而今天衰敗到吃飯難的國家,哪個不是資本帶來的惡果? 美國的精英們大都是資本迷信者,然而、玩笑在于、注重傳統的保守派共和黨競選人取得了大選的勝利;

1、 模塊經濟形成

美國總統換屆、按其競選承諾、美國將可能成為一個內循環的經濟體、恢復到多年前的美國經濟模式“自我經濟模塊”,美國是一個資源豐富、產業齊全的發達國家,美國也是在這樣的經濟模塊中發展起來的超級國家,成功的美國經驗讓傳統的美國白人往返到歷史追求發展舊路,美國可能會越來越保守;

日本是缺乏資源、以貿易為主工業化國家,日本自身難能形成自己國家的模塊經濟,因此、日本一定盡全力推動TPP發展進程、不論美國何種態度日本都不會放棄TPP的發展,近百年來、日本一直在尋找資源和市場、以及可自我循環的模塊經濟體,只是時代不同采用的方法有變;即使TPP破產,日本也一定會通過各種方式建立自己的經濟產業鏈,日本很可能在亞洲建立起來自己的經濟模塊;

2、 網絡泡沫可能破裂

網絡衍生品具有輕資產對資本效應快的特點,使網絡成為世界資本最寵的領域,然而、除世界上幾個具有“資源”、或以數學方法處理數據、歸納信息邏輯結論的網絡技術公司外,大部分網絡公司都是股東維持的資本池,通過資本池放大與收縮吸入資金或外溢財富;美國大選告訴美國選民、美國要再造實業,這可能導致美國宏觀經濟如貨幣政策、財稅政策的調整,甚至可能產生新的立法,資本市場因此可能被迫調整,當一些資本退出資本池時一些網絡公司泡沫會破裂,這也可能給有些國家金融機構帶來風險;

3、中國企業建立自己的模塊

人口眾多的中國自然擁有巨大產能,在國內市場還不是一個消費型市場前,中國自身也很難形成與美國一樣的經濟體,除資源外、中國企業更多的需要外國市場,企業要形成以資源到生產、市場的產業環節(絕對環節),其中市場環節最為重要,每個企業都需要自己的產業模塊,才能實現美國和日本等、這些對中國產品需求市場喪失后,中國企業獲得出口的新出路;機電產品與成套設備可以帶動產業鏈的出口,機電產業先行、緊隨其后的是初級材料和服務業;以美國總統競選判斷國際市場轉移、我們中國出口企業要早有準備,以免面對措手不及的打擊;

幾十年來、以美國富裕中產階級為首的發達國家群體、擁有強烈的優越感,催生他們對這個世界的慈悲憐憫情懷,但經過全球化、特別近20年來資本外溢帶來的分配不均、通貨膨脹、失業以及導致的非法移民,國際暴力等傷害后,他們漸漸的放棄慈悲、而開始了回歸始路,人們不愿再在意他人而隱瞞自己,開始坦言不諱的表述內心想法和愿望;英國脫歐、美國大選的結果、在告訴人們、以民族主義,國家主義,自我優先排斥他人的人類社會在顯露; 正如書上所說:“我們在做的這些、早已存在,只是形式不同、而結果相同”,人類不斷重復循環的故事!

僅供參考
ETW創始人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