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等勢線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 簡稱為ETW,或ETW國際

走出去與其對抗

轉型時期的中國經濟,需要良好的外部環境,然而、中國企業正經受一些國家政治打壓和戰略排擠,在新興市場上中國產品正面臨質量信用危機,世界經濟在好轉,而中國出口卻在下滑,忽略國內因素,正在變化的外部要素應引起我們中國企業的注意,中國企業要找到方法與不利因素對抗。

1、 國際社會的陷阱

中國改革開放30年,也是中國“被國際化”的30年,外資最初看好了中國的勞動力資源和優惠的投資政策,后來又看好了13億中國人的市場。幾年前開始,他們注意到了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開始分食他們市場份額,甚至直接進入了他們的本土市場,同時他們感到“中國優勢”可能很快被用盡,于是他們開始做戰略上的準備, 拋出“中國威脅論”,“中國威脅論”是抑制中國發展的戰略之一,對“中國威脅論”的炒作既能夠給自己找到借口調整軍備、政治和經濟,又能在民間建立中國威脅的印象,為以后的政策調整的民意支持打下基礎,甚至以借口做假象利用媒體誤導和刺激中國國民,讓中國國民中招,激化國內外矛盾綁架中國; 而今、在中國要進行經濟轉型時期,他們又開始“唱衰中國”,拋出中國將會經濟崩潰的論調,誤導資本的從中國快速流出,引導國際資本另尋出路,那些退出去的制造業資本很可能投入勞動力更便宜,資源豐富國家,被扶持起來其他國家的企業會成為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中競爭對手。

2、 新興市場的信用

“中國制造”的前20年幾乎是“中國加工制造”而不是“中國創造制造”,加工制造很多是外資自己在中國投資工廠或者找到指定的工廠按自己的要求加工制作, 其生產過程中的產品設計、質量管理、加工工藝等都由他們自己承擔,做好的產品回銷本土或者被分銷到世界各地,但產品帶上了"made in China" 的字樣,就是這個字樣,給中國企業最初在國際市場帶來了良好的印象,外國人開始注意到物美價廉的中國產品,世界各地的商人開始大量的來到中國采購,我們不難看到,10年前開始、在廣州集聚大量的非洲人,浙江的義烏等地也積聚了大量的中東人,還有上海和杭州到處都能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采購商,他們也希望利用“中國夢”致富,但是他們采購走的產品不是那些“加工貿易”的產品,買走的往往是那些沒有質量監管、沒有質量標準的“中國制造”的產品,在利益的驅使,低質量的產品和仿冒產品被大量的輸送到新興市場中,這些偽劣產品給“中國制造”帶來了巨大的負面影響,甚至有的國家開始抵制中國產品,討厭中國人,這個本是利用外資先進技術和管理水平提高中國產品質量,積累生產管理經驗,促使產業升級的大好機會,卻被劣質假貨打消了,中國企業正在喪失百年不遇的機會,實在痛心!

3、 唱衰中國與美元退出量化的合力作用

有的外國媒體,包括一些外國著名的經濟學家在公開的唱衰中國經濟,這對已在中國投資或欲在中國投資的外資來說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那些已經投資中國的資本為了規避風險可能逃離中國后可能進入更有資源優勢的國家。已經有很多國家的政府和企業開始到美國、日本等這些發達國家開始大量宣傳招商引資,他們給出了非常優惠的投資條件,鼓勵和誘導這些國家資本到他們國家去,甚至他們邀請一些當地有名的經濟人物探討如何從中國撤出資本到新的目標國家去,本國政府的鼓勵,外國政府的投資優惠條件,結果可能會導致越來越多的企業退出中國而進入第三國。 同時美元退出量化寬松會導致一些新興經濟體的貨幣貶值,這也給一些國際資本投資他國帶來了鼓動性的力量,中國威脅論和唱衰中國都是一些國家的戰略,他們真正擔心的是中國有能力搶食他們的利益。

4、 企業帶上優質產品走出去

不論他們唱衰中國還是從中國撤資,最后的結果都是通過市場作用而反射出來,如果中國企業此時能穩住國際市場,堅守不讓國際市場萎縮,他們的任何國際戰略都會落空,外國資本的退出不僅能帶來金融風險,對出口市場也會帶來打擊,目前中國產品的國際地位還沒有其他國家的產品能代替,因此中國企業應該走出去實現“敵退我進”,把企業直接做到他們的市場中去,利用直接市場作用培養出一些新的本土國際采購商,這些新的本土國際采購商會自然的成為那些欲退出中國采購的采購商的競爭對手,這樣不但可能保住中國出口企業的原有市場、還可能有機會獲得更多的國際市場。全球化的受益者是全球資源和市場利用者,企業走出去目的就是利用資源和市場,把中國企業和產品根植在國際市場中,用根須不斷的給中國這棵經濟大樹供養。中國企業一定要提供優質的產品給世界市場,優質產品就是負責任的產品,甚至與科技含量無關,如果我們能把一把掃把做的結實耐用,不偷工減料,就一定受到市場的歡迎,優質產品是維護中國企業的國際市場地位,以及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能得到長足發展的最佳方法,到發達國家市場中去,填補他們欲更換的市場,與他們本土企業競爭能提高中國企業的技術進步,把企業做到新興市場國家中去,用優質產品告訴他們真正的“中國制造”來了,用優質產品的質量喚回新興市場對中國制造的再度信任。

資本、貿易、政治、軍事甚至文化都是世界經濟變量,如何運用這些變量以及變量之間的相互作用是一個經濟強國必修的課程,然而、人類歷史告訴我們,所有的強國都有過擴張的過程,所有富國的人民都有侵略的個性,人性不是神性,人類的熱愛和平是在利益沒有受到侵害和理性存在時的暫時狀態,當人類失去理性就是世界上最殘忍的動物,因此人們需要國家,國家就是一個城邦,是一伙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而強邦抵御外敵,每個國家對其群族都很重要,一個強大的國家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否則就可能被外敵剝削或奴役。

僅供參考
ETW創始人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