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等勢線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 簡稱為ETW,或ETW國際

一代人的責任

在人類歷史中,一代人生命就是生命鏈條中的一環,人們從父輩那里開始承接生命的環節、承擔起生命的責任、走過3萬多天的生命歷程(人生80歲不過是29200天),然后把責任和生命的火種交給下一代,這看似簡單自然的事情卻充滿著我們應有的思考,我們的一生應該做什么?在我們生命鏈條的環節中留下什么給下一個生命環節?這些都關系到我們對下一代人的責任。

1, 貧富兩極世界

經濟全球化、是富強國家利用技術和資本推動的國際財富再分配的游戲,這個過程必定受益是那些有知識、有技術、有經驗運用智慧創新的國家,對有些國家是一場可贏可輸的賭博,而對另外一些國家就是“經濟殖民”的過程。經濟全球化的動力是來自“比較利益”下產生的國際分工,其分工的結果必然導致產業高端對低端的支配作用(包括利益分配和從屬關系),那些起支配作用的國家處在產業鏈的上端,他們出口的往往是復合科技產品(被稱之為高科技),這些國家有非常強大的創新和創造財富的能力,因而他們得到更高的收益;而那些處于被支配地位的國家出口的往往是資源和初級產品,以附加值高的復合科技產品出口而進口的是些資源性產品的結果是,那些資源流出的國家在暫短的資源帶來繁榮后會越來越窮,而那些資源流入國家就越來越富(硬財富是資源),結構就會形成了由貧富構成的“兩級世界”。中國是處于那些可贏可輸國家行列中,如果我們在全球化的若干年中不能走入產業鏈的高端,中國就可能進入世界的“極貧”國家之列,如果我們以資源產品交換飛機、軟件和電影動漫等產品,有一天我們的資源不能支持我們的發展,或者部分資源用盡,我們的經濟就不可持續,我們子孫后代可能很難擁有一塊完整的國產大理石。

2, 組織性與競爭力

人類的競爭已經不是一個國家內部不同群體之間的競爭,而是以國家為單位群族之間的競爭,國家和企業以組織形式存在(可稱為機器)與其他國家在效率、空間與時間上競爭,不論國家還是企業的競爭力取決于組成國家的國民和組成企業的員工的組織性,人類構成社會的第一屬性是群體性,人類只有在群體方式中才能存活與發展,群體對個體有功能性和協調性的需求,而個體對群體有組織性與公平性需求,一個群族的組織性是這個群體對外競爭力的關鍵要素,我們不難看到那些組織性特別強的民族有強大國際競爭力(德國最有代表性),個人不過是一個企業或者國家的一個部件。一個國家如果組織結構設計的合理,國民有組織性,這個國家就有強大的競爭力,企業也如此。

3, 國際環境變化WTO正失去其功能

任何開放的國家,在獲得國際市場帶來利益的同時也會受到金融資本的沖擊,貨幣隨國際貿易全球流動,吸引海外投資也會帶來投機資本的流入,投機資本通過本土企業以及代理人作用于環境要素而形成“利益圈”,這些錢在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好時他們往往對弱小的民族企業進行打擊甚至進行壟斷,在一個國家經濟不好時他們會立即退出加速這個國家的衰落速度甚至可能導致經濟崩潰,這些投機資本的背后往往能看到一些國家資本的影子,這些資本、特別是對虛擬經濟投資的資本大都是投機資本,這些資本對一個國家的發展弊多利少。金融危機與新興國家的崛起,特別是加入WTO成為世界工廠的中國改變了國際貿易的格局,一些國家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形成自由貿易區和一些新的組織形式如TPP,其目的是通過更優惠貿易條件提供給戰略性和互補性的貿易伙伴,這樣就能有針對性排除那些有極強競爭力的貿易國家。

經濟全球化受益者是產業鏈高端的國家和企業,他們已有知識技術和經驗運用智慧實現產品創新,創新產品有極高的附加值,資源和能源消耗的也少,在產業鏈中對下游有支配作用。經濟全球化是前所未有的全球范圍的經濟變革過程,它從動態的國際分工到國家與企業分工的定位,要經過若干年才能實現,這正是中國企業過渡轉型機會,如果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中國企業以成套設備機電產品為突入國際市場主要產品,就可以此帶動產業鏈的出口,提高產品質量與售后服務建立品牌,中國企業就有機會逐漸走入產業鏈的高端,高端有利于企業的未來和也會恩惠我們的后代,讓他們從被支配的“加工”中走出來。

僅供參考
ETW創始人原創